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思考許久,戰戰兢兢,還是忍不住想提筆聊聊這位電影大師,和彷彿又走趟義大利的影像旅行。

費里尼對我們這代的電影愛好者,是個遙遠又崇高的名字,大學時期開始接觸藝術電影,我們追逐的是奇士勞斯基的藍白紅三部曲,沉迷在盧貝松的終極追殺令,驚豔於王家衛的重慶森林;法國新浪潮、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都是好久遠的,上一代人的名詞,記得那時看過年紀最大的電影,大概就是電影選修課堂上,楚浮的《槍殺鋼琴師》吧。首次對費里尼這名字牢記在心,是因為讀了提到他不只一次、朱天文的小說《荒人手記》,而第一次看費里尼電影,是二十一世紀初的事了。
2001年義大利語課堂上,全班十幾個同學盯著小電視,邊注意畫面還得邊努力聽對白的《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某個Siena的深夜打開電視,《浪蕩子--I vitelloni》正上映中。不只一次,我都想把拍賣網站看到的大師作品買回家,卻因版本的問題令我龜毛得不願屈就 ( 我就買到英語發音的《大路--La Strada》,說英語的Gelsomina實在不對勁 ),又或者在義大利唱片行看到幾部DVD,又覺得價錢昂貴得下不了手。有時驚見大師作品出現在金馬影展片單裡,又遲了一步搶不到票。一個多月前,得知光點台北將上映23部大師作品,總算啊,我可以沒有任何藉口盡情觀賞了。

羅馬
Roma 

同名電影《羅馬
--Roma》,費里尼說羅馬是位母親,電影海報畫著大師電影最常出現的象徵:壯碩大胸、滄桑卻傲然的女人。劇院仍上演著凱薩的戲碼,里米尼青年身穿白西裝步下火車穿梭Termini車站,努力維持身在大城市應有的優雅步履,羅馬人卻滿不在乎地橫衝直闖,一點也不是想像中的城市人。西班牙廣場 (Piazza di Spagna )躺滿了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青年嬉皮,除了睡覺、唱歌和接吻,還是睡覺、唱歌和接吻。巨大的古老力量支持著城市榮光,卻成了邁向現代化某種程度的阻力;延宕已久的地鐵建設訴說著工程師的無奈,除了本分的建造工作,還得身兼考古學家,因為一不小心就挖到古蹟啊!當眾人驚歎著地底的古代壁畫,從地洞灌進的空氣開始風化牆上的色彩,兩千年的記憶瞬間灰飛湮滅。羅馬帝國以來地位不可動搖的天主教,透過電影大師的眼蒙上了質疑,一場華麗誇張、幾近荒誕的宗教服裝秀,是費里尼想反省的,信仰的真意。劇末,成群機車騎士飛車過聖天使堡 ( Castel Sant’Angelo ),繞進拿佛那廣場 (Piazza Navona ) 經過競技場 ( Colosseo ),呼嘯隱沒在羅馬的夜。羅馬令人好奇的,似乎不再只是古物和廢墟吧。

    

不僅僅是《羅馬》,早期的《白酋長--Le sceicco bianco》,滑稽的新郎遍尋不著追逐偶像去了的新娘,獨自哭泣在夜晚的羅馬街頭,路過的妓女化身他暫時的母親給予心靈上的安慰,這位心地善良又雞婆的妓女角色成了《卡比莉亞之夜--Le notti di Cabiria》的主角,歷經情人的謀害和信仰的破滅後,淌下和著睫毛膏的眼淚,帶淚的微笑似有若無的滑過鏡頭前,落幕後的她是否在羅馬森林的歡慶歌聲中重生了呢?還有《生活的甜蜜》中,維內多大道 ( Via Veneto ) 是八卦攝影記者Paparazzo捕捉上流社會奢靡表象的場景,仍抱著一點點寫書理想的記者Marcello與身材火辣的女明星Sylvia在特拉維噴泉 (Fontana di Trevi )留下影史上最經典的一幕,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橋段卻是初到羅馬的Sylvia愛憐地撿起路邊的小貓,一路勸著Sylvia、有點快失去耐心的Marcello說道:「羅馬有成千上萬的流浪貓,這樣下去可沒完沒了。」這句話大概再過一百年也很有道理吧。電影最後,連夜飲酒作樂後的早晨海邊,曾在Marcello寫作時期相遇的餐館女孩在遠處向他招手,半醉半醒的Marcello沒認出女孩,他向這張認真呼喚的臉龐聳聳肩訕笑,攤開雙手,Marcello也終於失去了書寫的理想。

來到彩色的電影,《舞國
--Ginger e Fred》中,已退出表演的Amelia應電視節目邀請重回羅馬,小心翼翼地在80年代的吵雜聲中保持端莊,滿心期待與昔日的藝人夥伴Pippo重逢,只是當年舞技流暢英俊的夥伴已成了叨唸著電視亂象,卻無力改變的糟老頭,也意外地面對了兩人已逝去的情愫。飾演PippoMarcello Mastroianni一掃他《生活的甜蜜》以來的 ”Latin lover” 形象,成了描上眼線的禿老頭兒,而飾演AmeliaGiulietta Masina也不再是《大路》那個天真的思索石頭存在意義的傻女Gelsomina;30年間的電影以一個月時間看過,格外令人感嘆時光的流逝。同樣的感觸發生在《費里尼的剪貼簿--Intervista》,大師帶我們走進羅馬郊區的電影片場Cinecittà,雖然沒有洛杉磯環球影城精采的遊樂設施和爆破場面,卻呈現義大利電影工作者最真實的一面;年輕費里尼和當年的費里尼交錯敘述著Cinecittà的樣貌:描繪布景的工人,和製片大吵的抓狂導演,笑料百出的試鏡過程。片中最幽默的一段,偷閒的費里尼拉著正在拍廣告的Marcello Mastroianni來探訪當年演出火辣女明星Sylvia,現在依然『壯碩』的老朋友Anita Ekberg,大夥兒陶醉在《生活的甜蜜》那段『美女與噴泉』的舊片段時,Marcello Mastroianni含情脈脈地望向有些泛淚的Anita Ekberg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Anita微笑地、羞怯地問道。
「妳有…Grappa嗎?」Marcello又露出那帥得不可方物的笑容。
Va’ fa’ un cuxx!Anita仍微笑地,優地罵了句義大利髒話。
P.S..Grappa是一種義大利白蘭地酒。

今年待了羅馬兩天,西班牙廣場、拿佛那廣場、聖天使堡、特拉維噴泉、競技場前人潮依舊,較大的改變則是第三條地鐵路線正在考古探勘中,不知道這回又會挖堀到什麼埋藏千年的秘密?倘若費里尼仍在世,又會帶給我們什麼二十一世紀的羅馬電影旅行呢?



聖天使堡 Castel d'Angelo


拿佛那廣場  Piazza Navona


2007年5月,地鐵 C 線已開始地形探勘的工作



 


 








誰推薦這篇文章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rancelove
  • 怎麼辦 ?看了內容對費里尼完全不能消化, 但看了照片又想起我愛的"羅馬假期", 好想羅馬阿!!

    上次去Roma已經是快十年前了耶! 好可怕=.=
  • Domenica
  • To Francelove,

    這...當然不可能看了文章就能消化費里尼,
    我一連看了十幾部還是很難消化哩@@

    想再去羅馬嗎?明年見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