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像公園中的解放軍塑像,背對著的門口是馬克思與恩格斯的背影與史達林之靴。


每一種思想產生之初,都是應該被尊重的,我想。

出乎意料地,我的匈牙利之旅瀰漫政治氣味,但也不是太沉重,反而激發了些值得思考的現象。去年金馬影展看了兩部片:《矛矛的假期》、《我的左派哥哥》,都摻入了社會主義為故事背景,那明明是一個充滿理想與和諧的理論,為何又受到諸多批判與推翻?不可否認地,社會主義思想之所以產生,必然有它的道理,也許因為它太過理想化,也許因為當權者的偏激操弄,更或許是世界主流局勢的變動,使得這個思想背負了無數污名。於是,在我從小被教育共產思想為負面的認知裡產生了一點點疑問與反動,而從未感受過共產氣息的我,此行匈牙利之旅,自然對這個前共產國家懷抱著相當多的好奇。

雕像公園大門前的列寧像

開頭說得太多,只是想表達我的疑惑。我對社會主義流派了解得並不透徹,若有誤解也請各位朋友指正。初到布達佩斯,我心目中第一個非去不可的地點,不是浪漫的多瑙河遊船,也不是氣派的國會大廈,而是不過二十年前還喧騰風光,而今早已被匈牙利人遠拋到郊區的共產群像
--雕像公園 ( Memento Park,普遍也稱作 Statue Park,匈文則為 Szoborpark)。會知道這個地點是因為看過旅遊生活頻道Ian Wright所介紹的布達佩斯,然而台灣的旅遊書卻沒有一本介紹到這個地點,更令我有股非拜訪不可的念頭。早上11點搭上巴士抵達公園,磚紅的大門引領遊客回到1989年匈牙利民主時代來臨,及柏林圍牆倒塌以前的景象,連門前的欄杆都雕著挖空的星星圖樣。馬克思、恩格斯與列寧塑像「守護」著通往共產主義的大門,門內一個個看似愚蠢、空洞,擺著樣板戲般姿勢的雕像,看來竟別有歷史重現似的生動;揮舞著鐮刀旗幟的蘇聯解放軍、紅星與鴿子天空下的歡呼浮雕、手持長槍向前衝的軍隊金屬鑄像,沒有思考,只有盲從的眼神,竟使人驚懼。然而,感到懼怕的不是這段恐怖的過往,而是即使生活在民主自由國家的我們,是否也曾流於被牽著鼻子走、露出相同盲從的目光?


手持長槍的軍隊
(註:Kun Béla emlékmű,匈牙利共產領導人 Kun Béla 紀念塑像 / Varga Imre, 1986)

公園廣場邊的展覽館內,一幀幀照片介紹匈牙利人追求民主的奮鬥史,放映室播著當時共產情報機構的紀錄片。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推門入內時迎面而來的兩幅並列的舊照片,表現匈牙利對自由的渴望:上幅是高高在上、俯望千軍的史達林雕像,下幅則是
19561023日布達佩斯革命時被拆除,雕像僅剩一雙史達林靴子的模樣,旁邊圍繞著反共群眾和飄揚的匈牙利旗幟。如今雕像已不復存在,但公園廣場前建造了相同的看台,陳列著這個革命象徵的複製品『史達林之靴』。


從門內遠望『史達林之靴』

趁著等回程巴士的空檔,逛了逛售票處小小的紀念品店,老舊收音機播放共產歌曲,玻璃櫃內擺放著歌曲
CD、紅星與鐮刀標記的打火機、扁酒壺、馬克杯以及罐頭紀念品(當然是空的)。一旁許多嘲諷共產人物的T-shirt、明信片及海報,二十年前不可能出現的物品,現在卻引人會心一笑。當我不經意抬頭一望,史達林、列寧與毛澤東招手的模樣就在名為『三惡人』( The 3 Terrors ) 的海報裡,想到當天似乎也聽到對岸觀光客的聲音,不知他們是如何看待這一切景象呢?
  
『三惡人』的海報

儘管翻遍中文的匈牙利旅遊書都找不到雕像公園的資訊,使我在出發前確實費了一番功夫搜尋,但實際到了布達佩斯,我才發覺雕像公園成了旅遊服務中心強力主打的觀光地點,一點都不難找。好像有一點諷刺,舊時代匈牙利人急欲遠離的共產遺物,如今卻是觀光產業的新寵兒?相比之下我們國內的古蹟風波,似乎太小題大作了些。

Memento Park
的網址:http://www.mementopark.hu/

註:當天我買了個印有列寧像的罐頭做紀念,回國後卻無意中看見桃園機場所列的規定裡,『禁止攜帶出境的物品』包括「宣傳共產主義或其他違反國策之書籍、圖片、文件及其他物品。」我是不是該慶幸沒有違規,因為我是攜帶入境啊
……?!


樣板戲般姿勢的雕像








誰推薦這篇文章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llen193
  • 他們的動作真是好笑!!
  • 當時可是沒人敢笑哩...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Daphne
  • 呵呵..看完這篇介紹,讓我想起桃園大溪的蔣中正公園,同樣雕像林立,觀光利益濃厚。「凡事過猶不及的思想,終會被淘汰」。這是我對「主義」的看法。

    雖然,我對「共產」兩字的理想性,有著無法理解的困惑,因為,這完全違反人性的思想,終會走到死胡同裡。可是,「自由」「民主」就真的了不起嗎??卻也不見得。我們都見識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恐怖了,至今,還有不少持續性的檢討聲音呢。

    所以,說到這,我還是比較相信老祖宗說的「中庸之道」,在這樣的情境下,「似乎」比較找得到一個平衡點!至於未來世界上關於「主義」的紛紛擾擾,解決之道,還是要看看人類是否能夠再進化一些,再更有智慧一點,更無私.....等等,不過,對此,我還是比較悲觀的呀~~*~*~~
  • 『主義』的形成,必有其社會背景,我覺得主義本身是應當被包容的,
    然而,人性思想是會變的,也許我們早已習慣資本主義與民主社會,
    我們無法認同列寧、史達林甚至毛澤東式的共產主義實現,
    但也不能忽視馬克思主義原形的影響,
    否則,切‧格瓦拉(Che Guevara)如何能至今仍廣受尊敬,而非列入惡人名單裡?
    (當然,批判他的人也不少)

    民主的真意,在於回歸人權,人民能擁有自由與獨立思考的空間;
    然而,我們真的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隨政客、媒體起舞嗎?

    你說的沒錯,過與不及終究會自取滅亡,
    想到法國大革命時的羅蘭夫人上斷頭台前所說的:
    「自由,自由,多少的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wildheart
  • 即使生活在民主自由國家的我們,是否也曾流於被牽著鼻子走、露出相同盲從的目光?

    說的真是好,但『是否』2字和問號可以直接拿掉
    看到那張海報
    就證明他們可以直接面對這段歷史
    短短幾年而已 不容易呢
  • 這也是我想表達的,
    不到二十年的時間,人家是怎麼看待他們的歷史,
    而我們呢?不是一味搞悲情就是逃避,
    有時間打口水戰,有閒錢(啊納稅人的錢哩@@)拆這拆那,
    那還不如花點心思將紀念建築或物品推展成台灣觀光的一部分,
    歷史功過讓有興趣的遊客自行去思考,
    沒什麼好不能面對的!
    雖然看起來商業,但總是比較有建設性吧?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