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ga Imre 作品館前的雕像 “Várakozók”,是「期盼、等待」的意思。



即使觀賞過米開朗基羅與羅丹的真跡,我也未曾感受如此直接的生命衝擊。

Varga Imre
,有中譯名瓦格,1923年出生於巴拉頓湖 ( Balaton) 畔的西歐佛克 ( Siófok,發音其實近似「修佛克」),匈牙利當代雕塑藝術家。Varga是姓,Imre為名,匈牙利名字寫法與我們一樣是姓在前名在後。他的作品融合各種素材,尤其以金屬雕塑,創作靈感相當廣泛,從希臘神話到納粹主義,從市井小民到當代名人,Varga Imre用他的雙手訴說20世紀的匈牙利人。我在收集這位藝術家資料的同時才赫然發現,前幾篇發表的《布達佩斯,遇見史達林》文中,那張「手持長槍的軍隊」雕塑,就是他的傑作。走進Varga Imre的世界,會很難從歷史的洪流中抽離。


二戰時的匈牙利軍隊紀念像 "Mementó a II. Magyar hadseregért"

布達佩斯 Budapest

因為買了布達佩斯卡,可以免費使用市內交通工具和免費參觀部份博物館,因此我地決定好好逛逛一些當地的小美術館。翻開旅遊服務中心拿的小冊子,一張撐著傘的四人青銅像照片吸引我。於是才剛從雕像公園的共產時代回到
21世紀的布達佩斯,我又坐著郊區火車來到時光凝結的老布達。午後的老布達寧靜悠閒,廣場上的有幾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或輕聲交談,或安靜讀書。我遵循路人的指示晃到廣場角落,眼熟的四人雕像前方、看似私人民宅的黃色小屋就是 Varga Imre 的作品館 ( Varga Imre Kiállítóház )

推門而入,淡季的小美術館只有我一個觀光客,簡直如同只為了我而開放,兩位身著紅色套裝的白髮老太太親切地引領我參觀。燈亮,看似小巧的空間卻散發著不可動搖的生命力;二次大戰的匈牙利獨腳軍人、流亡者模樣的沉思老人,還有象徵被屠殺的猶太人的「生命樹」,看似
Varga Imre手下的匈牙利人中了深入骨髓的納粹及共產遺毒,卻又能隱約讀出渴求自由的執拗與希望。取自神話或聖經故事的作品也有獨特的詮釋:不鏽鋼波浪中碧綠透明的石頭宛如甦醒的美麗,正是「維納斯的誕生」;腳踩已化成捲曲金屬片的巨人戈利亞,年輕的「大衛」自信的姿態竟似乎透露一絲猶疑的眼神。



布達佩斯作品館中,意象的「維納斯的誕生」

我不習慣在美術館裡拍照,所以每個作品我都觀望好久,並且把我有興趣的記在小本子裡。或許老太太覺得我寫來寫去真麻煩,主動告訴我說:「可以拍照喲!」連聲道謝後,我端著相機卻手指愚鈍,因為我還尚未從陣陣悸動中回神。機械式地拍了幾張照片後來到庭院,眼前的人物塑像或坐著憂國,或站著思鄉,忽然,從樹叢走出的園丁向我微笑點了點頭,我才又回到了
21世紀。我來到館內的留言本前想紀錄 最新鮮的感動,然而滿溢的話語充塞腦海,終究只留下:「台灣的朋友們,這兒真的很棒!」這類平凡無奇的文字。離去時,兩位老太太交給我一包信封說是要送我的,打開一看竟是幾張作品的幻燈片,第一次遇到逛美術館送幻燈片的事兒!步出館外,我感到好幸運認識了這名藝術家,並且下定決心要牢牢記得這個名字,Varga Imre



Varga Imre
也創作了無數公共藝術,圖為匈牙利人最尊敬的共產領導人Nagy Imre塑像,位於布達佩斯國會大廈附近。旁邊路人甲為在下也。

西歐佛克
Siófok

離開布達佩斯,我沒想過能再一次遇見
Varga Imre

安排個兩天到匈牙利人口中的「海」
巴拉頓湖瞧瞧,選擇西歐佛克,也只是因為交通較方便,名字看起來順眼這種微不足道的理由。我很喜愛這個花園城市,除了氣氛悠閒,景色優雅之外,更因為我所住的公寓便宜且功能齊全;不過最最最令我驚喜的,莫過於當我翻著從旅遊服務中心索取的手冊時,竟瞥見多張 Varga Imre 的雕塑圖片!由於我手邊的匈牙利資訊太少,還來不及深入了解這位藝術家的背景,一時會意不過來 Varga Imre 與西歐佛克的關聯。回旅館上網查了查才赫然發現,這個我唯一拜訪的巴拉頓湖畔城市,竟然是 Varga Imre 的家鄉!我幾乎要大喊:「我怎會如此地幸運哪!」


西歐佛克的另一種「維納斯的誕生」

Varga Imre
相當慷慨地與人們分享他的藝術創作,城市到處可遇見他的作品,除了延續神話及歷史的主題,也為許多匈牙利音樂家與文學家創作肖像,包括音樂家巴爾陶克 ( Bartók Béla)、輕歌劇作曲家卡爾曼 ( Kálmán Imre)等等。更有趣的是,看多了 Varga Imre 的作品,也能輕易分辨出他的風格,使「尋找雕像」成了西歐佛克之行的小小探險,只要看到金屬鑄刻的人物或鮮明的神話構圖,一定確認邊緣的簽名,猜中了就像小學生答對隨堂抽問般興奮。


輕歌劇作曲家卡爾曼

可惜,這位藝術家的知名度似乎未散播到台灣,或許對我們而言,匈牙利藝術仍相當陌生。一次的旅程能有這樣的感動,我已經很幸福了。

後記:位於布達佩斯的猶太教堂
( Synagogue ) 博物館的廣場中,有一株比陳列館更大型的「生命樹」。而當我在未知的情況下偶然逛到猶太教堂時,卻因為身上錢不夠入場,只欣賞了教堂外觀;等布達佩斯公寓的德國鄰居告訴我這件事後,我卻即將離開布達佩斯,並且事後才確定這是Varga Imre 的作品。這是我的匈牙利之行的小遺憾,若此文也能引起朋友您的興趣,請務必到猶太教堂欣賞這株華麗又悲傷的生命樹。
   
  布達佩斯作品館內的「生命樹」








誰推薦這篇文章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ldheart
  • 什時變成短髮了

    我蠻喜歡那撐傘的作品
  • 哈!出國前就剪短了,比較方便!

    我就是被撐傘的作品吸引,才知道這位藝術家的喔!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venuslin0113
  • 我好喜歡妳的blog名字:星期天要去旅行,
    用看的就覺得這幾個字很舒服...
  • 謝謝你來逛!
    你的圖片看起來也好可口^^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