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冬季巴黎


還記得旅途中,那些陌生旅伴的面孔嗎?

我的交友態度很隨緣,因此並不是個很容易交朋友的人,旅途中的相遇或邂逅對我而言,往往都隨分別後的時空阻隔而離去。但是,我並不會為此感到可惜,這些稱不上朋友,卻因為一起走過同樣的旅程而擁有心靈相通的時刻、或許這輩子不會再相遇的人們,
就讓他們停留在只屬於回憶的美好中吧。

2001
年西西里島,我與旅伴在可愛小城陶米那 ( Taormina )享受美味海鮮後,在輕歌繚繞的廣場邊結識台灣母親Grace與她兩個可愛的女兒,並且相約隔天拜訪她們位在名喚 Fiume Freddo 的小小鎮上的家。隔天,我們依約來到這地圖上找不到、當地火車票要到書店購買的小鎮,Grace熱情地用她中義合璧的創意料理招待我們,對我們細訴她離鄉背井來到西西里島獨立扶養兩個女兒的故事。七年過去,不知她們仍否記得那兩個第一次看見西西里人吃冰沙配麵包時,滿臉不可思議滑稽表情的台灣女孩呢?

2001
年聖誕假期,經濟拮据的我硬是走了趟巴黎,住進當時位在 13區小公寓、一天只要 50法郎,如今已不存在了的「巴黎留學生中心」 ( 另稱「巴黎華夏中心」)。那年聖誕假期投宿的人並不多,中心裡只有幾個台灣留學生待著,我很幸運地分得一個床位。第二天在逛了一整天羅浮宮後,拖著疲累雙腳回中心打算以亞洲超市的罐頭筍乾和泡麵解決晚餐時,管理大哥與留學生們邀我共享晚上的火鍋,望著從鍋裡冒出的白煙,很有圍爐過年的感覺。我們大談那年台灣發生的種種事件,評論感嘆的言辭之間夾帶著鄉愁。餐後,生化研究生楊 ( P.S..本段名字都不確定,記憶太模糊了 ) 向我亂學著幾句義大利語;專攻美術設計的梁從冷凍庫拉出一瓶 ABSOLUT VODKA,極力推薦他最愛的冰凍純伏特加喝法。散場後,與我同寢、主修大提琴的安侃侃而談她的年少輕狂,這個小我一歲的女孩在她 22歲那年已經歷與情人幾近死別的分離,及墮胎的慘痛。有些不幸一生一次就夠了,這些年,妳是否已找到嚮往的真愛,幸福的生活著呢?而其他的留學生們,是否已回到你們思念的家鄉了?

2002
年在羅騰堡青年旅館的記憶 ( 請見《謝謝妳,陌生的旅伴》),是我開始獨自旅行後首度在旅途中與陌生人同遊的經驗。在那之後,我才算是稍微鬆開了警戒與防衛,也漸漸學會欣賞闖進我的旅行世界裡的幾張臉。在南法火車上,我遇見熱愛中文的法國情侶 ( 《火車奇遇之法國情侶篇》),在布達佩斯的漁夫堡 ( Halászbástya,英文為Fisherman’s Bastion )前,我遇見來自美國南卡羅萊那州,超級愛台灣的美國阿伯,話說他與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的一位楊姓教授還是好朋友哩 ( 可惜我實在聽不出那位教授全名 )。在米蘭飛往巴黎的飛機上,鄰座初次搭飛機的義大利太太有些緊張地向我攀談,說她期待巴黎的美麗,以及首度離開義大利國土的興奮,那雙微笑的圓眼睛,像極了費里尼鏡頭前,電影《大路》中天真的 Giulietta Masina。她的丈夫一路上都握著她的手,為她解釋著飛行時的種種,還意外地聊到他曾停留過台灣的小插曲。


布達佩斯,漁夫堡

在斯洛文尼亞的鐘乳石洞 Škocjanske jame ( 英文名為 Skocjan Cave )外,驚奇地遇見從未想過有可能出現在此的台灣旅行團,單獨旅行的我像特異功能人士般被團團圍住,好像召開記者會似的。再來是斯洛文尼亞 Divača開往海岸小鎮皮蘭 ( Piran ) 的巴士上,同樣單獨旅行、來自橫濱的日本女孩正子陪我消磨了無聊的搭車時光,她旅行經驗相當豐富,不但到過台灣,最遠到過智利,斯洛文尼亞也遊過兩次,妙的是,她在湖濱小城 Bled 就已注意到我了;到了同一個目的地 Piran,我們也不留戀地分道揚鑣,即使在街上遇到也只是報以微笑,或許單獨旅行慣的人還是喜歡走自己的路吧。


今年在布達佩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同住一間公寓、來自德國的
Laura ( 不是很確定,我才想起來竟然忘了問她名字的拼法!) 與西班牙的 ChristianJosé。住進去第一天,他們就找我共進晚餐,雖然那家素食餐廳的味道實在令我們都不敢恭維,仍留給我美好愉快的晚餐時光,也算是達到某種程度的「台德西文化交流」啦!而 Laura更是邀我晚間沿著多瑙河和鎖鏈橋慢跑,帶我走過河左岸和右岸的風景,充當我一晚的嚮導,而我那買了近一年的慢跑鞋,也終於有機會發揮它們真正的慢跑功能,而且是獻給這麼美的城市。分別幾個月,他們應該還在布達佩斯拼著課業吧?Laura,有沒有發明新的蘆筍食譜呢?ChristianJosé,你們兩個難兄難弟找到女朋友了沒?

旅行的邂逅或許很浪漫,但對我而言,理性的思慮往往會取代眼前短暫的美好形象。在
Bled民宿,我的鄰居是位斯洛文尼亞男孩,在這兩天,我們見面也只點個頭。離開 Bled那天,等待前往盧布爾雅那 ( Ljubljana ) 的巴士時,我們才開始三天以來第一次交談。只是,他不太說英語,我更不會說斯洛文尼亞語,但是由於他住的西南城市 Koper曾是鄰國義大利的屬地,所以會講一些些義大利語,我們也勉為其難用不甚流利且有些牛頭不對馬嘴的義大利語對話。如今想起來,我只記得他叫做 Andrej,喜愛騎單車,欣賞斯國國歌作者、愛國詩人 France Prešeren 的作品。在盧布爾雅那車站分別前,他找我拍張合照,無奈他相機沒電正懊惱時,我提議用我的相機拍,再 E-mail寄給他。於是接下來的 E-mail往來中,他知道我會去相距他所在的城市 Koper 不遠的 Piran 停留,便邀我抵達 Piran 那天晚上10點後去找他。當然我是不可能去的,於是這位只相處不到兩小時的仁兄,就也成為旅途中的過客了。


皮蘭 ( Piran),斯洛文尼亞濱海小鎮

喔對了,這篇文章的標題靈感,來自《深夜特急》中,作者澤木耕太郎旅行到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時,在下榻的嬉皮旅館中的一段話:

阿裕說「明天恐怕見不到面,先向你辭行」後,又低聲說道:「真的是見面就說再見呐
( Hello goodbye )!」
旅行以來多次相聚又別離,雖然已經習慣,但和談得來的人分手還是難過。
我嘴裡唸著 Hello Goodbye
,感到微妙的感傷與甜蜜,不覺臉紅頭昏,同時又有著年輕旅人共通的深深失落感,覺得某個重要的東西已然消逝。

“Hello, Goodbye”
是披頭四 ( The Beatles ) 的一首歌,收錄在1967年 "Magical Mystery Tour"專輯中。我很喜歡披頭四的歌,聽起來簡單直接卻寓意深遠,但從沒想到,這首以往只覺得相當適合拿來當作初級英語教學的歌曲,竟然如此符合旅途中陌生人之間的相遇和分離,唱來淡然,又彷彿伴隨著一絲細微的惆悵呢。以下影片從 Youtube 網站找到的,年輕的披頭們穿著另一張專輯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的制服演唱,多麼青春的模樣!雖然我未能與 Beatles說 Hello,就 Goodbye了,但經典的歌曲是不會因年代久遠而褪色的。
與大家分享這首歌!



Hello, Goodbye

You say yes, I say no
You say stop and I say go go go, oh
Oh no
You say goodbye and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I say high, you say low
You say why and I say I don't know, oh
Oh no
You say goodbye and I say hello

(Hello goodbye hello goodbye) Hello hello
(Hello goodbye)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goodbye hello goodbye) Hello hello
(Hello goodbye)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Hello goodbye) I say hello/goodbye

Oh no
You say goodbye and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You say yes (I say yes) I say no (But I may mean no)
You say stop (I can stay) and I say go go go (Till it's time to go) oh
Oh no
You say goodbye and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a heba helloa......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rancelove
  • 這篇有點感傷喔, 想不到那張巴黎傾聽的照片已經七年了! 天!@@ 該不會是我幫妳拍的吧?
  • 沒錯!就是你幫我拍的啊~~
    話說你是不是要過XX歲生日了...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小米麻糬
  • 看你這偏文章,也想起我一旅途中過客的朋友們,回來後大部分都不會再聯絡,有聯絡的,到後來因為忙、懶,也不了了之,但是回憶時,那當時的點點滴滴都還很鮮明,也很回味,這也是自助旅行才有可能會遇到的美好回憶。
  • Dear 小米麻糬,
    真的,只有自助旅行才能有這樣的際遇,
    我自己是,即使在同一個環境與空間,能當朋友就已不容易了,
    何況是身在不同國度呢!

    但若真的有緣,日後有機會再遇到時一定會是相當棒的事...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