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凱--Tokaj 可愛的火車站
提醒您: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翻開免費的 Tokaj 旅遊手冊第一頁,寫著 “Welcome to Tokaj, the land of Bacchus”,歡迎來到酒神的土地。

記得行前在台北匈牙利辦事處申請簽證時,只見那位美麗的辦事小姐翻著我的行程表,不解地問:「Tokaj?妳知道在哪兒嗎?怎麼會想要去那裡?」我也一頭霧水地回答:「喔,我希望能旅行長一點時間,看看匈牙利的其他地區」咦?去那裡不就是去喝酒的,不然要幹嘛?


乾杯吧,酒神!

雖然兩年前對葡萄酒開始產生一些興趣,品嚐範圍仍受限在人們所熟悉、台灣較易取得的法、義、西、美、澳等產區的葡萄酒,只有偶而來點兒德國和南美洲,以及2007年終於初嚐葡萄牙的酒,其他產區的完全沒概念。旅遊匈牙利行前翻了許多該國資料,才發現原來東北小鎮 Tokaj—托凱是正港的貴腐酒故鄉哪。貴腐酒是一種甜白酒,用沾染「貴腐黴」的乾枯葡萄釀製而成,傳說來自西元 1650 年,土耳其大軍入侵匈牙利時正值 Tokaj 葡萄採收季節,領導葡萄酒事業的拉科齊家族 ( Rákóczi ) 因此延後採收日,沒想到葡萄因而染上稱為「貴腐黴」的灰葡萄孢,果肉都已乾枯萎縮,卻因此保留了高度甜份而意外釀出珍稀佳釀;其中以 “Tokaji Eszencia” 最高級,極精華的酒液黏稠如糖漿,用作釀製混合葡萄酒的原料,極少直接飲用 ( 名符其實既「腐」又「貴」,太奢侈啦!)。隨後,命運多舛的匈牙利雖然脫離了土耳其的嚴苛統治,卻換來奧地利哈布斯堡的強行佔領,於是拉科齊家族進行「葡萄酒外交」,將Tokaj的貴腐酒引至歐洲諸國,法王路易十四更是讚 Tokaj 的貴腐酒為「酒中之王,王中之酒」云云,於是法國也掀起一股釀造貴腐酒的旋風 ( 只是這位太陽王壓根兒不打算兵援匈牙利 )。如今,提到「貴腐酒」,或許以法國波爾多的索甸地區 ( Sauternes ) 較為人所知,但 Tokaj 貴腐酒的歷史可比十九世紀中崛起的 Sauternes貴腐酒更長遠哩。

( 註:本段葡萄酒相關歷史參考自《葡萄酒的故事》,Hugh Johnson 著,好讀出版。)


 隨處可見的橡木桶盆栽,完全說明這兒是個葡萄酒鄉。

Tokaj 是個小小小鎮,留下的回憶除了葡萄酒,還有又多又大的蚊子,以及屋頂上的白鸛鳥。從另一個葡萄酒產區 Eger—艾格爾來到 Tokaj 途中是一段烏龍搭車記,上錯車浪費了四個小時,抵達 Tokaj 都已經晚上六點半了。我在可愛的小火車站前等著前往市區的巴士開動,不斷遭受傍晚的蚊子攻擊。終於搭上巴士、找到民宿、扔下行李後已將近八點,匆匆趕到市中心覓食去。小鎮的傍晚相當安靜,淡季也不見觀光客,連當地人的影子也沒幾個,我走進唯一仍營業的餐廳,卻也成為當天最後一位客人。What a small town! 這是我來到此地不斷浮現的話。

隔日早上到旅遊服務中心拿了資料想收個 e-mail,詢問何處可使用網路時,中心的職員指著角落一台電腦回答:「這兒!」而且還免費使用喲。習慣旅行大城市,置身於這個遍佈葡萄園的小鎮忽然特別感到新奇;嚴格說起來,Tokaj 並不算是鄉下,建築物和街道並不顯舊,三星級飯店和裝潢優雅的餐廳也是存在的,但總是令我感到相當純樸簡單的氣息,尤其看見屋頂和電線桿上頭穩穩築巢的鸛鳥,對照人們悠閒的表情,好一幅人鳥並存,世界和平的畫面啊!


春天Tokaj 的另一項「特產」--鸛鳥

晃到本地歷史最悠久的拉科奇酒窖 ( Rákóczi Pince ),親切的服務人員領我走向地下酒窖,開始我的品酒體驗。酒窖溫度頗低,踏進橡木桶藏酒區,恍如進入秘密通道,安靜且潮濕,還聽得見不知哪裡傳來的水滴聲,走在狹窄的過道上可得小心別滑倒了。陳列兩旁橡木桶在昏暗的燈光照耀下顯得珍貴,彷彿能感覺桶內的酒汁正在長大哪!


狹窄低矮又潮濕的酒窖

品酒桌上擺放六支冰過的酒款和一籃結實的 scone ( 忽然聯想到團團圓圓的窩窩頭!),以及可倒掉剩下酒液的空陶壺,還貼心準備印有六種酒款的筆記紙呢!六支酒都出自於 Tokaj 最富盛名的 Hétszőlő 酒莊,據說此園的葡萄酒自古就是皇室貴族的最愛哩。要逐一道來六支酒的品嚐心得恐怕太冗長,簡單列於下:( 每一種酒的全名都冠有 “Hétszőlő Tokaji”,如 “Furmint” 的全名即 “Hétszőlő Tokaji Furmint”)

1) Furmint單一品種酒款,也是匈牙利最普遍的葡萄品種,最接近一般的白酒,甜度最低,酸味明朗,是餐酒的好選擇。

2) Hárslevelű帶有溫順的甜味,是遲摘型的酒款,與 Furmint 一樣也是匈牙利常見品種,且這兩種葡萄都是 “Tokaji Aszú”的原料,果香豐富,口感濃密。

3) Sárgamuskotály也是款遲摘酒,此品種在匈牙利之外也稱為 “Muscat Lunel”,帶有明顯且迷人的白桃香氣與花香,甜味輕快。

4) Édes Szamorodni以同一季葡萄混釀的酒,相當沉穩優雅的甜,還帶有些微橡木桶的香氣;若沒有標示 “Édes”,或是另標示 “Száraz”的則為半甜型的酒;此種葡萄名稱有 “as it comes”的意思,釀成甜或不甜是看天決定喔!

5) Fordítás此款酒甜度已相當高,是以釀造 “Tokaji Aszú”的方式,混合一般貴腐葡萄和熟成葡萄,帶有濃郁杏仁與蜂蜜的香味,口感頗為稠密。

6) Aszú 5 puttonyos這是 Tokaj 品酒之旅的重頭戲,“Tokaji Aszú”是此地最出名的貴腐酒款,釀製有嚴格的標準;在136公升木桶的葡萄汁中,以混入適合釀造“Tokaji Aszú”的貴腐葡萄數量計算,一籠是 1 puttony ( 20公升 ),市售一般從 3 puttonyos 開始,最高等級也最甜的是 6 puttonyos。我所嚐的 5 puttonyos 真的好甜哪,但非常香醇,散發奶油、花蜜和果乾的酒香在口中久久未散,配甜點最適合了。


在酒窖裡品酒的我

當然,酒鬼如我是不會捨得高雅地只嚐一口就把剩餘酒汁倒掉,所以我就這麼唏哩呼嚕地喝了六杯啦!在產地喝酒實在是太便宜了,這回品酒的價格是 2600Ft,不到台幣 520 元,平均一杯不到台幣 90 (Ft : NTD 約為 1 : 0.2);換算成 750ml 的瓶裝價錢,最便宜的 Furmint一瓶 1800Ft,最貴的 Tokaji Aszú 7100Ft 哪!就連晚餐時點 Furmint,一杯也不過 230Ft,才台幣 45元哩。啊,不知在台灣喝一杯要花多少錢哪 (我還沒找到哪裡可以喝得到…)

悠閒的小鎮午後,我到托凱博物館( Tokaj Múzeum )逛逛,酒鄉 Tokaj 當然少不了展示有關葡萄酒的事物,整個三樓陳列釀酒的器具、各種時代的酒標、產地土壤採樣、葡萄品種的圖片說明以及枝葉,出乎意料地豐富,大多是我看不懂的匈牙利文,看著看著卻也挺有趣。離開 Tokaj時,小小的火車站裡沒有多少人影,外國人只有我和兩個德國男子,時刻表還是用手寫的,我依然懷疑,這看似普通平靜的小鎮竟蘊藏著珍貴葡萄酒文化?而且還與法國 Sauternes、德國萊茵河流域並列世界三大貴腐酒產地,真是不可貌相啊。

拉科奇酒窖網址 (有英文)http://www.rakoczipince.hu/


博物館的葡萄藤招牌







誰推薦這篇文章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inami
  • 我特愛貴腐酒的果香與甜味
    在台灣所進口的貴腐酒都賣得很貴
    一杯不到90元的貴腐酒
    天啊 真是吸引人啊
    找到非得到匈牙利旅行的好理由囉
  • 台灣貴腐酒真的貴到嚇死人,
    不知常到法國的minami是否有在當地嚐過呢?
    我五月也打算到法國,看看能否有機會嚐到傳說中的Chateau d'Yquem...
    (天哪,一瓶一萬多到兩萬的天價,在台灣我是不敢想的啦,只怕連在當地喝都很貴...)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ir123456789
  • 我也超愛貴腐酒
    台灣除了跟酒商買瓶
    不知道哪裡方便隨時喝上一杯?
  • 我有時會到一家賣葡萄酒的店嚐嚐,
    不過好像都還沒喝到過貴腐酒哩...

    有再去問問~~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Andre
  • Hi...網路上對於Tokaj的資料很少 引用了你的文章我很抱歉 請問可以引用嗎 我已註明出處, 若有不妥我會刪除
  • 您好,
    歡迎您引用,並麻煩請註明出處及連結,謝謝您!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simon
  • 此篇為私密留言
  • Rae
  • 您好,我下個周末想去拜訪Tokaj,很不巧淡季酒窖是預約制!
    請問您那時也是預約嗎?一個人也沒問題嗎?感謝您!
  • 您好,我那時去沒有預約,是臨時進去的,不知是否為淡旺季的關係(我是五月底去的),當時我一個人去也沒問題;有的酒窖也是有可能不招待個人訪客,如果是這樣,也可以查查看有沒有當地旅行團可以Join~

    Domenica 於 2012/10/15 00:52 回覆

  • VION39
  • 您好:
    請問您也是自己過去嗎?還是跟旅行團呢?我是一個人想找當地的導遊帶我出去玩,不知有何建議?因為我要去的時間預計半個月到一個月好好的放鬆一下喝個酩丁大醉,可否有何建議呢?
  • 您好,我是自己自住旅行去的,沒有參加團;您需要哪方面的建議呢?

    Domenica 於 2015/11/22 07: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