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12.jpg
皇家天文台的天文中心 Astronomy Centre,可愛的屋頂上還有小帆船裝飾喔!


英鎊大跌與免簽證之前,我對倫敦始終興趣缺缺;物價高、空氣差、天氣陰冷、食物難吃 ( 哈!),都是我對這個城市的刻版印象。旅行前買了本 Lonely Planet出版的倫敦旅遊指南小書,本來希望喚起對這個城市的一些好感,沒想到當時讀完後,我最想去的竟只有可愛皇家天文台舊址、國際通用本初子午線經過的格林威治 “Greenwich Village”。( 不過事後證明,倫敦的確是個可以好好琢磨一番的城市呢。)

P.S..話說,Greenwich的w是不發音的喔!所以譯作「格林尼治」其實是較正確的。

格林威治是倫敦近郊的小鎮,地處泰晤士河口,本是十五世紀王室打獵的莊園,至今還保留了皇后行宮,直到1675年查理二世決定在此設置天文台,以研究天文、測量經度,確立海上導航為首要工作,當然這些研究多少也是為了大英帝國擴張領土而進行的。1884 年,國際天文學者齊聚華盛頓召開的國際經度會議,以經過格林威治天文台的經線定義為本初子午線,也是零度經線,我們所熟悉的「格林威治時間 ( Greenwich Mean Time,GMT )」由此誕生。如今,由於倫敦發展快速且密集,已不適合觀星( 簡單地說就是污染太嚴重啦 ),於是 1960年代官方天文研究工作搬移到赫斯特蒙蘇堡 ( Herstmonceux Castle ),其後又遷移到劍橋 ( Cambridge ),因此這兒就以天文台舊址的身分開放給遊客們參觀,屬於國家海事博物館 (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 的一員,並於 1997 年列入 UNESCO世界遺產名單裡啦。

London7.jpg 
伏藍史迪之屋( Flamsteed House ),John Flamsteed 是第一位在此研究的天文學家,這是他當年的住宅;每天 12:55,暱稱 “Time ball ” 的小紅球會開始往上升,到13:00時,小紅球就往下溜,可惜我竟然當時沒注意!

我從倫敦市中心搭乘輕軌火車 DLR來到泰晤士河北岸的 Island Garden站,穿過河底步道 ( 是的,就是穿越泰晤士河的步道!),眼前呈現與擁擠吵雜的倫敦市中心截然不同的風景:河岸悠閒的人們、綠意盎然的公園,還有一幢幢新古典或文藝復興式的優美建築,音樂學院不時飄來的樂聲把氣氛點綴得好優雅,完全沒有倫敦大街和地鐵那種繁忙的腳步。如果我有機會到倫敦住上一段時日,應該會選擇這裡吧!

London2.jpg 
河底步道,看起來與地鐵過道沒啥兩樣…

徒步至我的主要目的地—皇家天文台 ( Royal Observatory ) 還有段路程,抵達格林威治公園 ( Greenwich Park ),我仰望著小丘上的天文台,如朝聖般往山上前進。繞過大門前的大鐘,走進園區,圓頂洋蔥造型的天文台建築群不但外觀有如童話裡科學實驗室般逗趣,連價錢都很可愛—參觀完全不必收費!( 不過我對倫敦博物館仍感到不解,要嘛不收費,要嘛就貴得要命…) 途經展示各式星盤、觀測儀器,與長達 28英吋的天文望遠鏡的博物館,終於來到此行的重頭戲—本初子午線標記 ( Meridian Line )。子午線記號從天文台門口往前延伸到另一端象徵地球的雕塑,地面上的線兩旁標示東西半球主要城市的經度 ( 可惜沒看到台北!) 每個遊客一定都要來張「左踏東半球,右踩西半球」( 或相反方向 ) 的照片。我忽然感到,時間是個好曖昧的存在;對現代人而言,時間是個絶對理性的依據,主宰了所有計畫的運行。然而當我也一腳東半球、一腳西半球拍照的同時,卻有種時空混淆的荒謬感。在此,時間變的好模糊,彷彿回到只有日出日落的原始地球,沒有打卡時間、股市開盤、火車時刻表、24小時便利商店,沒有deadline。

   London6.jpg 
  
門口地上這條不起眼的直線,就是本初子午線的標記啦!遊客們正忙著「腳踩東西半球」拍照呢!

說穿了,所謂「本初子午線」不過是條人類創造出來的,虛擬的線條,肉眼看不見,衛星照片也捕捉不到。會嚮往這條經線,起初是受到Umberto Eco的小說《昨日之島》的啟發,「那個航海探索活動旺盛的時代,從種種關於為了發現未知世界的旅途遭遇,到各種哲學思維以及現在看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科學測量,令我閱畢後極過癮地大呼:這不但是本精采的小說,更是本偉大的旅遊文學啊!~舊文《重返大航海時代》」接著到葡萄牙里斯本旅行時,也在陸地最西端的羅卡岬,面向大西洋岸想像著航海家與科學家們的探險旅程。

London10.jpg 
地球造型雕像下,連結子午線的標記。

來到紀念品店,我挑了幾個萬年曆鑰匙圈給朋友當紀念品,把玩之間,發現背面的世界各大城市時區表竟出現台北 ( TPE )! 興奮之餘忽然覺得怪了,子午線標記旁並未註明台北經度,區區紀念品卻印刻上了,並且與香港、馬尼拉、新加坡並列,字體還特別大哩!( 絕不是我的錯覺…) 事後我和朋友討論時不禁懷疑起,究竟是台北城市知名度提高了,還是這個鑰匙圈是…Made in Taiwan?

有時我會覺得矛盾,無論是天文觀測或地理大發現,這些偉大的成就卻是建立在帝國主義、強權掠奪之上,雖然這些都是歷史必經過程,卻還是有些五味雜陳哪。難怪愛因斯坦 ( Albert Einstein ) 生前曾感嘆道:「當我寫信建議羅斯福總統研發原子彈時,我就犯了此生最大的錯誤…。」 ( “I made one great mistake in my life... when I signed the letter to President Roosevelt recommending that atom bombs be made...”) 啊,好像扯遠了…。

London11.jpg 
每到夜晚,天文台會沿著子午線發出雷射光,劃過倫敦天際。圖片來自/國家海事博物館網站:http://www.nmm.ac.uk/index.php

 







誰推薦這篇文章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naku328
  • 此篇為私密留言
  • 躲貓貓
  • 時間的確是個曖昧的存在
    這世界原來沒有一件事情叫"絕對"O.O

    PS:初次造訪,請指教^_^
  • 是啊,時間也算是某種文明的產物吧,
    好像很難想像,現代社會少了「時間」這種看似有形卻又無形的存在,該如何運行下去呢?

    謝謝你來逛喔!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

  • 躲貓貓
  • 是我姊姊介紹我來逛滴~~
    喜歡你的文章^_^
    繼續逛去~
  • 我知道你的姐姐是誰了,
    謝謝喔!!^^

    Domenica 於 2009/11/12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