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圖午餐--Bolinhos de Bacalhau與啤酒

猶記得九年前去澳門時,為了一嚐『正統葡國菜』,和朋友闖入一家寫滿葡萄牙文菜單的小餐館胡亂點食,而下場免不了是有些悽慘,記憶中只剩一盤奇怪的肝臟和不知名的乳酪渡過那天的晚餐,唯一安慰的是咖啡還挺不錯。

九年後,終於到葡萄牙一遊,我當然要彌補當年旅行澳門的遺憾,只是除了葡式蛋撻和馬介休球,葡萄牙當地的菜餚與澳門葡國菜其實相距甚遠;澳門菜式融合葡萄牙、東南亞、印度和中國等地的食材和烹調方式,已自成一格澳門的風味。在葡萄牙邊旅行邊品嚐當地的菜餚,竟感到真正的葡萄牙料理顯得有點奇妙特別了。

國民美食Bacalhau
Bacalhau的發音近似『巴卡搖』,意思是鹹鱈魚乾,在澳門則是鼎鼎大名的『馬介休』。當年在澳門吃的馬介休炒飯沒啥特別感想,只會直接聯想到港式的鹹魚雞粒炒飯 ( 當然,沒有雞粒 )。葡萄牙人自古以來聲稱,他們知道365Bacalhau的料理方法,即可想像Bacalhau在葡萄牙人心中的份量了。不過嘛,餐廳菜單不可能真的列出365Bacalhau料理,其中名為 “ Bacalhau a Bras ” 是每家葡國餐館的必備,將弄碎的Bacalhau與蛋、洋蔥和馬鈴薯絲一起炒就好了,有夠家常。我在另一家裝潢較高級的餐廳吃的 “ Bacalhau a Bras ” 則使用水煮蛋切片代替炒蛋,除了注重一下賣相擺盤,其實也都差不多啦。


里斯本 Alfama小餐館的午餐--Bacalhau a Bras

另一項列在我必吃菜餚的則是
“ Bolinhos de Bacalhau ”--鹹鱈魚丸,也就是澳門也很普遍的『馬介休球』,把Bacalhau與蛋、馬鈴薯混合成碎泥狀,講究點兒的還加入波特酒,用湯匙捏成橢圓形的球狀下油鍋煎炸而成,結合魚乾的鹹味和馬鈴薯淡淡的甜味,挺下飯的,再配上一杯啤酒更棒。不想進餐館,在外帶熟食店也很容易買到,當點心在廣場邊一顆接一顆吃著,似乎也很適合哩。


葡萄牙人會這麼熱愛Bacalhau,源自十五世紀末地理大發現時期;五百年來,遠洋漁船航向現今加拿大與挪威間這片豐饒的海域捕撈漁獲,為了在遙遠的路途中保持漁獲可食,便風乾鱈魚並以海鹽淹漬保存,連民謠Fado和詩歌都歌誦著消失在險惡北大西洋的補鱈魚船。只是隨著漁獲量銳減,如今鱈魚價格已遠超過以往,葡萄牙人飲食習慣還是如此依賴Bacalhau,萬一哪天鱈魚也面臨絕種,葡萄牙媽媽和大廚們可能會為逝去的傳統嘆息吧?當個現代葡萄牙人似乎也不簡單哪,忍不住想對他們大喊加油了。

未完呢,待續

 

 

    全站熱搜

    Dome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