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我的包包,裝我的旅行》今年暑假,送你去度假!(8/28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豐掌櫃《超級吸金王》活動賽況排行及得獎名單 (8/16第四批名單公佈)[公告] 即日起,MIB也能變購物金囉![公告] 豐掌櫃《最佳銷售王》賽況排行 (6/15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 PIXNET MIB(MONEY IN BLOG)部落格廣告分潤計劃申請流程調整



從葡萄牙歸來,最大的感觸竟是不停自問:我的國家在哪裡?

4
25,抵達葡萄牙的第二天,還停留在行李遺失的慌亂中的我在里斯本街頭晃了一圈,幾個頭上別朵康乃馨的年輕女孩從身旁走過,當下並不以為意。打開電視轉到晚間新聞時才意識到這個日子對葡萄牙人的重大意義革命紀念日,真有點責怪起自己怎麼少了這一點旅行的嗅覺呢。幸好,過幾天就是51勞動節,全國各大城將為這個大日子舉行慶祝活動。假期午後,我在一直下著雨的Porto,初春寒意仍盤據著這個北方城市,錯估了氣溫的我披著前兩天在ZARA匆匆買的外套,鑽進第二次拜訪、名喚『羅馬』的咖啡館,打算就這麼無所事事過完Porto的最後一天。

不遠處傳來音樂聲和人們的歡呼聲,那兒傳來的呢?雨水抵擋不住好奇心,我結了帳回到市街,循著聲音來到旅遊服務中心前的廣場,只見走廊邊擠滿了佇立著的人群,樂團正在廣場中央的舞台上演唱著葡萄牙歌謠。舞台邊的掛報寫著我不認得的文字,但隱約猜出上頭寫著某個組織舉辦的慶祝活動。我來到廣場邊擋得到雨水的位置,身旁全是當地市民,帶著小孩的一家人、成群結隊的年輕學生,或是結伴而來的老夫婦,全都隨著音樂歌唱著,既非排行榜的流行音樂,也不似古老的
Fado民謠,但可想而知台上演唱的全都是葡國人民相當熟悉的歌曲。雨勢稍減,樂團主唱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但從四周民眾的熱情歡動的反應看來,應是一番鼓舞人心的言論吧。人們紛紛撐傘來到廣場中央,或雙人成舞,或獨自陶醉,彷彿一場最原始的慶典舞會,沒有挑逗的舞姿,沒有做作的規則,只有人們發自內心歡樂而隨興的情緒。身邊一對五十歲上下的夫妻自然地在廣場最角落相擁起舞,望著眼前的風景,我突然有股想流淚的衝動,原來這就是葡萄牙慶祝國家節慶的方式,沒有吵鬧的選舉目的,沒有煽動的政治言論,更沒有族群的分化爭辯,只有真情流露、最純粹的快樂。這動人的一幕雖如此靠近,卻又遙遠地無法觸摸,我心中泛起深刻的孤獨感,什麼時候我們自己的節日可以不再上演污濁的醜聞,不再成為政客們作秀的首演日呢?

當天晚上上網看著台灣新聞,新聞台播放的二二八影片引起從四面八方竄出的評論家們的譁然。我回想起里斯本公園椅上雕刻著的愛國詩,街上戴著康乃馨的少女,紀念著歷史人物群像的雕刻,我不禁思考著,葡萄牙人真的很愛國啊!但,會有這樣的感受,是因為自己變得不愛國了嗎?歷史的傷口,難道就不能以美好的未來療癒嗎?






P.S..上圖--里斯本街邊革命紀念日的標語:法西斯不再來!

Posted by Domenic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引用(0) 人氣()


留言列表 (6)

Post Comment
  • wildheart
  • 其實
    歷史的傷口總會痊癒的
    只是有些人不願意承認傷口的造成跟自己有關
    另一些人更是殘忍的急著揭開快癒合的痂
    兩方的人同時努力的往傷口上灑鹽
    都想當英雄
    卻忘了療傷需要的是溫柔的慰藉
    在國外真的很容易想起這些
    在國內卻很容易失去思考能力被牽著鼻子走
    真奇怪
  • Domenica
  • 是啊,台灣人是不是漸漸地失去理智了?
    看著今天新聞搶購名牌環保袋的"盛況",
    我似乎也看見螢幕之外盲從的暴民...
  • allen193
  • 同意加一票!有時,看新閒,會看到很絕望,台灣未來在那?族群真是好用、廉價的議題!我恨政客!你們會下19層地獄
  • Domenica
  • 呃...有時,我連新聞台都不看了@@
    我幾乎都看網路新聞,選擇我想看的..
  • Daphne
  • Dear Domenica:

    我想,有自助旅行經驗的人,大概都有碰過下面這種情況:
    「你是日本人嗎!」
    「不是,我是台灣人」
    「泰國?」
    「不是,是Taiwan,不是Thailand」
    「喔....」然後一陣沈默,外加提問者不明所以的表情或根本不知道台灣在哪的狐疑眼神...

    如果對方友善一點繼續追問一些台灣的事,我們就得認真的解釋一大遍關於台灣的地理位置、我們的語言以及和中共的關係...等等

    以上是我常常遇見的外國人「習慣」問的問題,而每回答一次,我的心裡都要淌血一次,因為,知道「台灣」的外國人,實在太少了!

    從人道的觀點出發,台灣人和中國人(不論生長在大陸或本島裡)其實都很可憐,因為所謂「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一意,已經被權高的政治領導人搞的像在管理「自家人」的事一般被操弄而模糊了,其結果卻永遠是我們這些老百姓要概括承受!尤其最可恥而令人唾棄的,就是用「人」生來便命中註定、無法更改、得自父母的血統,來區分所謂的「純」與「不純」,以決定「台灣人」的定義,這和希特勒有何差別??????

    我常常在回答完外國友人的問題後,會深深的問自己一句話:
    「台灣老百姓和中國老百姓有「必然」的仇恨嗎??」也就是說,當在路上遇見了一個中國人,你一定會打從心裡恨他(她)嗎??

    如果不會,那我們在「恨」什麼??

    而最終「我們不都是人嗎!!」
  • domenica
  • Dear Daphne,

    妳說得沒錯,何來那麼多仇恨呢?到底在恨什麼呢?
    我想,每個台灣旅人似乎都「必須」習慣關於台灣的種種提問,
    相反地,若有幸遇到認識台灣的外國人,感覺上就像中了樂透般驚喜。

    很無奈不是嗎?自己的國家在國際間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我有時會與「中國國籍」的朋友聊天,就像與世界各地華人聊天般的感覺,
    甚至每回隔一陣子去義大利,遇見以前認識的中國人也感覺很親切,
    就跟一般朋友沒兩樣啊!

    歷史是用來記取教訓的,不是當做舊帳拿出來炒新聞拉選票用的!

    再吵下去,台灣就只剩口水多卻沒建設的人在「管理眾人之事」了...